有利于巩固对华友好的社会基础

2020-06-11 03:46

同样是新代表的史浩飞,感受则不同:“我参加了第二期全国人大代表学习班,系统学习了人大代表制度、代表履职等基本知识。通过学习,现在回过头来看今年人代会期间我提的几个建议,感觉质量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他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早通过各种方式“开展代表履职培训,越早越好,尤其是第一年的培训特别重要,能为今后几年的履职打基础。今年参加培训班的代表只有1200多人次,建议通过视频、多媒体、互联网等多种方式,为代表履职提供帮助”。

杨善竑代表任职以来,参加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代表培训、全国人大议案办理座谈会、最高人民法院的视察活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开放日活动以及省内的各项专题调研活动。尤其是列席本次常委会会议,亲历常委会工作的高效、务实,本着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完成一项项艰巨而复杂的任务,让她收获很大。她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能够督促各级地方人大做好代表的学习培训,不仅在内容上要高质量,形式上也要多样化,使代表履职履在关键处、提建议提在点子上,鼓励各级代表积极履职尽责。

来自湖南的游劝荣代表认为,新一届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特别重视立法工作,注重将中央的决策法律化,为实现党的全面领导,为贯彻全面依法治国战略,为进一步改革开放提供法律基础。谈起今年的立法成就,他如数家珍:通过修改宪法和制定监察法、修改法院和检察院组织法、刑事诉讼法,为新的监察制度的建立提供法律依据;开始了民法典各分编的立法工作,为完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高度重视生态环境资源保护立法,强力推动有关环保方面的地方性法规的制定和清理,为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全面开展法规规章备案审查,为维护法制统一,维护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迈出了重要一步。

来自湖北的刘超代表虽然也是一名连任代表,但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座谈会,“非常感谢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供这样一个和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近距离交流的机会,这是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贴近基层的一种机制创新。”

第一个发言的是来自江苏的何健忠代表,他已是连任三届的老代表了。10多年来,他最大的感触是“当代表必须上接天线、下接地气”。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在他看来是“全国人大常委会给我们一次接天线的宝贵机会”。

黄茂兴和刘超两位代表还提出一个创新设想,得到了常委会领导的当场回应。他们建议,建立有全国人大代表尤其是基层代表参与的全国人大与外国议会之间的访问交流机制,“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参与对外交流,讲好中国故事,扩大宣传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利于树立中国民主开放的良好国际形象,有利于巩固对华友好的社会基础。”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游劝荣代表建议,对那些法律已确立、符合法治原则和文明要求的重要制度,如高空抛物致人损害的归责安排、劳动合同法对劳动者的保护制度等,尽管执行中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社会上也有一些不同看法,也不能轻易修改、放弃或让步,以维护法律的权威、立法工作的严肃性,实现法律对文明、进步、法治的引领作用。

游劝荣代表的话引起了来自甘肃的尚伦生代表的共鸣,“这一年的立法亮点太多了。一年来,7次人大常委会会议通过的法律主动配合改革的需要,把党中央提出的加强环境保护、生态文明建设工作紧紧衔接起来,为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提供法律保障。”

此次常委会会议审议的17部法律案中,包括土地管理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在内,很多都涉及国计民生。代表们认为,这充分体现本届人大立法紧紧扣住回应人民群众的重大关切。

来自北京的田春艳代表谈到了代表联名签署议案的问题,“由于每年3月人代会时间很紧,没有充足时间对议案进行讨论。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代表提供帮助,比如在会前一至两个月,各代表团组织代表就将要在人代会上提的议案进行沟通,决定是否联名提出某个议案,从而保证议案的质量。”

最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对代表们提出的问题和建议作了回应,感谢代表们对常委会工作的大力支持,同时希望代表们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认真听取群众意愿和呼声,发挥好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纽带作用。

十三届全国人大以来,除了先后有300名代表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外,还有78名代表参加了常委会组织的执法检查、153名代表担任了预算审查联系员,还有1200多人次参加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学习培训。代表们认为,这些举措很接地气。

以专题询问的方式监督推动“两高”工作、审议国有资产报告、为贯彻落实党中央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大决策部署而加开人大常委会会议……“一年的工作确实不容易!全国人大常委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坚决贯彻党中央的重大决策部署,回应人民群众重大关切,厉行法治,多项创新举措成为常委会历史上的首创。”来自安徽的杨善竑代表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杨善竑代表建议拓展办理渠道,“我提的建议,有关部门回复时只是一个电话或者一份书面材料,现在信息技术这么发达,能否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和代表直接沟通。这样与代表交流的过程,比只是一个简单的回复更有意义。”